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manbetx登入 > 科研 > 活动
办幸福教育的适时报道
学校发展的历史记载!
  •  活动
  •  课题
  •  

    3.4-赫尔巴特的教育思想及对我国教育改革的借鉴

    时间:2017-09-26 09:23:46  来源:  作者:

    赫尔巴特的教育思想及对我国教育改革的借鉴
    何阿敏,谭佳


    摘  要:赫尔巴特是教育史上明确提出要把教育学建成一门独立学科的第一人。其代表作《普通教育学》从教育目的引出,以道德教育贯穿其教育思想始终。他的教育思想中所涵盖的以“五道念”为核心的道德教育;四阶段教学法;管理、教育性教学、训育三大手段的综合运用;公立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与私人教育交织的教育网络;培养集知识、能力、品格于一身的高素质的教育者等思想却对我国的教育改革特别是道德教育,具有一定的借鉴价值和指导意义。
    关键词:赫尔巴特;教育思想;道德教育;借鉴价值

    一、赫尔巴特教育思想的要点梗概
    (一)教育理念:尊重学生个性,以“五道念”为核心的道德教育
    赫尔巴特(J.F.Herbart,1776-1841)在其教育理念中主张以尊重学生的个性为出发点,强调培养学生的多方面兴趣。他认为“教育者力求教育的普遍性,而学生是个别的人……应当尽可能避免侵犯个性。”[1]赫尔巴特把培养学生的多方面兴趣特别是对知识的浓厚兴趣作为实现最高教育目的的首要条件。同时,赫尔巴特在其构筑的教育思想体系中,特别注重道德领域的教育。赫尔巴特强调道德对性格的影响,他认为“只有从道德观的美学威力出发,才可能出现那种对美的纯粹的、摆脱了欲望的、同勇气与智慧相协调的热情,借以把真正的道德化为性格。”[2]此外,赫尔巴特把道德看作是一种超越感性的理性力量,并进一步提出包括“自由”、“完善”、“善意”、“正义”、“报偿”在内的五种道德观念,简称“五道念”。赫尔巴特认为道德教育的目标就是使学生形成这五种道德观念,从而培养学生的道德意识和提高学生的道德判断能力,这也是教育的最高目的之所在。
    (二)教育手段:管理、教学与训育三大手段
    综合运用赫尔巴特认为管理、教育性教学、训育三种教育手段在具体的教育实践中密切结合,共同促进教育效果的提高,保证真正教育的实施。赫尔巴特这
    里所强调的管理“并非要在儿童心灵中达到任何目的,而仅仅是要创造一种秩序”。[3]即管理要为教育工作的实施营造良好的外部秩序。对于管理的具体实施,赫尔巴特主张采取作业、威胁、监督、权威和爱、惩罚等方式,当然这些方式都应建立在尊重学生个性和意志的基础上量度进行。而训育则注重内在的陶冶性,通过陶冶、感染、赞许和责备等方式,力图在学生从不定型向定型、从道德向德行靠拢的过渡过程中培养“性格的道德力量”,及培养学生有教养的德行。训育以管理和教学为前提,同时对二者予以补充,“训育将注意到学生的未来。它基于希望,并首先体现在耐心之中。它起缓解管理的作用……可以在教学造成个体十分紧张的情况下起缓解教学的作用。”[4]因而,赫尔巴特很重视这种潜移默化的持续性教育方式。但“训育必须具备的前提是:管理不是软弱的,教学是不差的”[5],因而,赫尔巴特认为要使教学工作更容易地进行,必须将管理、教学与训育三者有机结合,互相补充,相辅相成。
    (三)教育者的素质:集知识、能力、品格于一身
    在师生地位上,赫尔巴特强调教师在教育工作过程中的中心地位,主张以教师为主导。这自然也就更加注重对教育者素质的要求。赫尔巴特认为教育者应是集知识、能力、品格于一身的高素质群体。他认为教育者应具备灵活运用教学法的能力,“教育者必须富有各种各样的技巧……随机应变,并恰恰在处理偶然事件时更需突出事物的本质……教师在必须确保正在进行的工作能顺利进行下去的范围内,可以给学生最大限度的自由,这种方式乃是最好的方式。”[6]知识和能力的素质最终都要回归到教育者的内在品格素质上,即教师要善于用人格魅力感染和陶冶学生,“教育者应退回到自己的人格上……立即帮他拨开黑暗的云雾,帮助他把分散的集中起来,帮助他克服困难,使动摇的稳固起来……无论各种感情活动会发生多少变化,都必须保持坦率、诚恳”。[7]
    二、赫尔巴特教育思想的精髓
    (一)重视学生的道德教育,注重对学生心灵的陶冶
    赫尔巴特在教育目的上主张陶冶学生的心灵,培养学生“性格的道德力量”。他认为“德育绝不是要发展某种外表的行为模式,而是要在学生心灵中培养起明智及其适宜的意志来。”[8]这一点无论是在“五道念”的道德教育,还是在训育和教育者素质中都得以充分体现。赫尔巴特主张人与人之间要以仁慈为本,服从理性判断,克制破坏秩序稳定的冲动,把五种道德观念作为培养学生道德意识,指导学生道德践行的标准,旨在给学生心灵以启迪。赫尔巴特主张以陶冶、感染、赞许和责备的方式对学生实行训育,“训育的调子完全不同,不是短促而尖锐的,而是延续的、不断的、慢慢地深入人心的和渐渐地停止的。因为训育要使人感觉到是一种陶冶……训育只有像内心经验一样使受训的人心悦诚服,才能有它的作用。”[9]同时,赫尔巴特主张教育者要以人格力量感染学生,给学生以灵魂的触动。其中,教师的人格感染就是一个重要方面。教师应当对学生的行为予以必要的赞许和责备,赫尔巴特认为“通过应得的赞许给儿童以欢乐,这是训育的出色的艺术。这种艺术很难能教给谁,但是,真心热爱这种艺术的人是比较容易得到它的。”[10]这就给作为学生心灵启迪者的教育者提出了更高要求。赫尔巴特正是本着人本理念,通过各种教育手段方式以期对学生进行心灵的陶冶和启迪,实现道德教育的目的。
    (二)尊重学生个性与培养学生的多方面兴趣相融合
    赫尔巴特在其教育理念中主张以尊重学生的个性为出发点,强调培养学生的多方面兴趣,主张兴趣的培养必须是多方面的、均衡的。赫尔巴特把尊重学生个性与培养学生多方面兴趣相结合,既注重促进学生的个性化发展,又不忽略学生在发展个性基础上的全面发展。正如赫尔巴特所说“平衡地向所有方面扩展的兴趣,其坚实的内容决定了一个人自身精神生活的丰富性……个性越广泛地与多方面性融合在一起,性格就越容易驾驭个人。”[11] 直接与间接的德育方式相结合赫尔巴特在其强调的道德教育中,主张直接德育与间接德育相结合。所谓直接德育,就是以直接的公开的方式,有目的有计划地实施德育,增长学生的知识,培养学生的自律意识。同时,通过公立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私人教育相交织的教育网络,施以间接德育,对学生产生潜移默化的作用。诚如赫尔巴特所说“学校就是闲暇,而闲暇便是审思、鉴赏与宗教的共同财富。生活对于那些对外界活动与忍受的应变产生同情的观察者来说就是贡献……在心灵中,生活的乐趣是与内心崇高的感觉一致的”。[12]
    三、赫尔巴特教育思想对我国教育改革的借鉴价值
    (一)重视受教育者的心灵诉求,教育与自我教育相结合
    赫尔巴特曾提出道德是教育的最高目的,他认为“教育的唯一工作与全部工作可以总结在这一概念中—道德。”[13]]即教育者要注重对受教育者心灵的陶冶和感染,关心受教育者的心灵诉求,以更好地促成情感共鸣。正如赫尔巴特倡导在训育过程中运用陶冶、赞许和责备的方式,促使学生自我反思,发挥主动性和能动性,正确指导自己的行为,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因此,教育者要本着人本主义理念,以“外修内导”的方式把关注受教育者的心灵诉求,陶冶受教育者的心灵情感作为其教育工作的一个宗旨。坚持教育与自我教育相结合的原则,既有利于加强教育主体与教育客体之间的沟通,也有利于充分发挥受教育者的主动性、能动性和创造性,从而有效达到思想政治教育的目的,实现“真正的教育”。
    (二)自觉改进显性德育,积极发展隐性德育
    赫尔巴特主张要将显性道德教育与隐性道德教育相结合,把隐性道德教育渗透到学科知识教学中,这在丰富教育途径和方法上具有一定的进步性。为促进德育充分发挥实效,我们的教育者在不断改进和创新显性教育方法的同时,也要积极发展隐性教育的方法和途径,注重显性教育中的隐性渗透,促进其与显性教育的相互渗透、相互补充,共同发挥出最大效益。如通过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交织成的教育网络,使受教育者在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中受到思想道德的感染和熏陶;再如借助活动载体、文化载体、管理载体和网络载体等多重现代载体,深入到受教育者学习、生活、工作中的方方面面,实现德育的全方位覆盖,有效实现德育目的,促进受教育者完善人格和良好品行的形成。
    (三)尊重个性需求,促进全面发展
    赫尔巴特从尊重个性这一伦理学命题出发,认为德育的起点就是个性,德育的任务就是要把个性扩展为多方面性。诚如前面赫尔巴特所说“教育者力求教育的普遍性,而学生是个别的人……应当尽可能避免侵犯个性。”故而,教育者要注重将教育的社会价值和个体价值有机结合,不能为追求教育的社会价值而忽视受教育者的主体性价值需求,尊重受教育者的个性发展需要,也是我们实行教育的一个重要价值取向。具体就表现为,我们教育者在教育过程中,要注重受教育者的主体性、能动性和创造性,满足主体自身自主发展和多样性发展的需要。根据受教育者的个性特征、年龄层次、身心成长规律的不同,有的放矢地制定阶段性和层次性的教育计划,促进教育水平的提高,这既是受教育主体个性发展的需要,也是实现全面发展的教育目的之所在。
    (四)教育者应积极培养自身素质,提升人格魅力
    赫尔巴特认为教育者应是集知识、能力、品格于一身的高素质群体。教育者作为教育工作的主要实施者,其自身的素质自然是影响教育成效的一个重要因素。为促进教育工作的良性发展,教育者必须具备包括思想素质、道德素质、知识素质、能力素质和心理素质在内的综合素质。首先,教育者要具备实事求是、民主、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等良好的思想作风;其次,教育者要有强烈的责任心和奉献精神,关爱和尊重教育对象,以身作则,为人师表;再次,教育者要具备扎实的知识功底和综合性能力,这也是教育者从事教育工作的首要的基本条件。在注重提高自身知识素养的同时,也应当注重不断提高自身的表达能力、组织指导能力、自我调控能力和协调人际关系等综合能力。最后,心理素质是各种素质的基础,教育者应当具备良好的心理状态和较强的心理适应性,更好地应对教育工作过程中的各种状况,更好地与受教育者沟通交流,共同促进教育的良好效果的发挥。
    诚然,一如赫尔巴特所说“任何时代都有它的时代局限。在这个时代中,教育学家都和其他的任何人一样,同这个时代的所有思想、发现、尝试和从中得到的经验是分不开的”。赫尔巴特教育思想本身所存在的局限性是不可避免的,但这并不能否认赫尔巴特教育思想中所体现出的一些“闪光点”,这些“闪光点”对我国新时期的教育改革具有实在的借鉴价值和指导意义,照亮着我们前行的道路。

    参考文献
    [1][2][3][4][5][6][7][8][9][10][11][12]李其龙,郭官义等译.赫尔巴特文集(教育学卷一)[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2:40-41,127,25,261,262,38,78-79,32-33,150,152,46,113.
    [13]张焕庭.西方资产阶级教育论著选[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79:259-260.